鸽子镇纸

你发现了一只格子
沙雕(划掉)姑且是个文手,但文笔烂的一批还经常咕咕咕咕咕咕【被打】
是个学生党。有些时候会突然失踪请注意保管好随身物品,依次从后门下车开门——【被打×2】
热衷于挖坑无法自拔,碰到这种情况只要饿它几天就没事了不用担心(饿格子几天和我是镇纸有什么关系!?) 【被打×3】
主食弹丸、杀天以及等等。主食cp有最王、rz还有其他【被打×4】
然后?就没有然后了【被打×5】

【弹丸同人】在那片海中消失名为?(上)

ooc预警
文笔很渣对不起
主最王,大概【wei】
人物描写太多了……【画圈圈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啊……”望着有些灰暗的天空,天海兰太郎如此喃喃道。他左手撑腰,转身对着身后的人道:“你说是吧?最原君。”
“嗯?”最原一脸疑惑地看着天海,但很快又反应过来点头附和:“是啊,可以的话还真不想出海啊。”
[但那是不可能的吧?]他在默默心中否定自己的话。谁不知道他们那位船长是那种特别喜欢凑热闹的性子?不,与其说是爱凑热闹,应该是更像是喜欢自找麻烦吧?最原苦笑着叹口气,心想这些话可绝对不能让那个小心眼的船长听到。
天海也跟着苦笑。他伸了个懒腰,两三步走上楼梯,跳到甲板上走到船的围栏处,迎面吹着凉爽却又有些冰冷的海风。
“已经过了两个月了啊……”他眺望着海岸线,眼中掺杂着些许伤感。最原随后也走上甲板,默默上前一步,拍拍天海的肩膀。
“……对不起,这本来应该是我做的事情。”
“没事的。”天海对最原勉强笑笑。又转过头继续看着大海,神情有些落寞。
“天海君……”最原担忧地看着他的背影,轻声叹口气。
“喂--你们想在那里站到什么时候啊?休息时间已经过了哦!”一个声音打破了甲板上莫名的沉默。但两人似乎并没有因此而有任何不满。
天海向声源,同时也是这艘船的船长王马小吉无奈笑道:“抱歉啊,我们现在就过来。”又转过身对最原道:“走吧,最原。”
“嗯。”最原习惯性按了按自己的帽檐,然后跟着天海离开甲板。
只是一瞬间,最原忽然感到背后一股凉意袭来--那是一种被人狠狠瞪住的感觉。他立刻转过身,脸上划过一滴冷汗。
跟在他身后的人,王马小吉注意到他的视线。他歪着脑袋,眨巴眨巴眼睛,像是在问“怎么了”。最原诧异地看着王马,对方又像是作为回礼微笑着看着他。
“不可能吧……”他小声默念着,然后又慌忙转回身离开。只留下身后的王马。

最原终一是一个水手。
但同时,他又是一名侦探。
在两个月左右以前,最原在事务所的邮箱中收到一封匿名来信。
“请前往…【DICE 】号…进行调查。期限是9月27日?”天海翻弄着信封,脸上带着几丝疑惑,“嗯?这笔钞票看起来金额不小啊,看样子是委托金呢。”
可能是认为没什么别的线索了,天海把信封放回桌面上。抬头对书桌对面的那个人问道:“你觉得呢?最原。”
“嗯?”可能是被突然叫到,最原看上去还有些茫然:“啊对。而且信封的背后还留下了地址,不过是那个【DICE 】号的所在位置。”
“陷阱吗……”天海乱揉一把自己的头发,看上去有些烦躁,“委托金也好,限制时间也罢,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精心准备的陷阱呢。”他阴沉着脸,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。
[这算是【原】侦探的直觉吗?]最原在心中暗自佩服。天海的直觉向来很准,这也在过去为身为搭档的自己带来极大帮助。只是自从半年前,在天海的恋人白银紬失踪之后,最原和天海之间的搭档关系也随之解除了。自【那件事】之后,最原就再也没见过天海接过什么委托了。
现在的天海兰太郎,只是一名以寻找白银紬为前提而在世界各地四处冒险的,普通的探险家而已。
“总之,这份委托太危险了,还是拒绝吧。”天海双手抱臂,看向信封的眼不知为何添了几分敌意,“我已经,不想再失去一个重要的人了。”
“……对不起。”最原咬紧下唇,犹豫几秒,最后伸手把书桌上的信封折叠好,然后放进西服的夹层。“作为一名侦探,我一定要找出真相。”他抬起头,浅金色的眼眸折射出坚定光芒。
天海明白,让自己去阻止最原,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,因为他是知道最原是为了什么才决定接下这份委托的。“至少,至少让我和你一起去吧。”他苦笑着看向最原:“毕竟,我也算是一名侦探啊。”
“谢谢你,天海君。”最原顿了顿,又轻声道:“还有,对不起。”
天海轻轻点头。他一直都知道,【那件事】一直都是最原心中的芥蒂。[但是如果不试一试的话,大概会永远也无法消除了吧。]他在心中默念道。
“那对我来说也是一样啊……”天海喃喃道。

“阿嚏!”迎面吹来带着些许凉意的海风,最原冷不丁打了个喷嚏。
[没想到会被安排到瞭望塔值班,今天还真是糟糕啊……]大概也只有在漆黑天空中闪耀着微弱亮光的星辰,才能稍微安慰一下最原的糟糕心情吧。
但现在出现了比值班更糟糕的事情。
“怎么了怎么了?难道说小最原是感冒了吗?”看到眼前这个突然笑嘻嘻地凑过来的人,最原突然感觉胸口一阵闷痛。他很努力的让自己没有表现得十分嫌弃王马的样子∶“……为什么身为船长的王马君会跑到我这个瞭望员这里来啊?”
“欸——为什么第一句话会是这个啊?”王马撇撇嘴,一副很不满的样子。“啊啊,我难得担心你一下。小最原还真是过分啊~”一边说,王马一边用十分夸张的动作地挥舞着手臂,像是想借此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[你根本就没在担心我吧……]最原默默在心中吐槽。他整理了刚才有些激动的情绪,揉揉眉心道:“抱歉,让你担心了。我只是有点冷而已。”
“嗯?冷吗?”王马起身走到最原身边,然后忽的一下靠坐在最原怀里。顺便死死的扣住对方的手让他想跑也跑不了。
“!等等王马君!?”
“因为啊,小最原不是从刚才就一直再说好冷好冷吗?”王马满意地欣赏着最原的红得发烫的脸,“我可是想让小最原能够更暖和一点啊?难道这也有错吗?”说着,王马可怜巴巴地看着最原,声音里满满的委屈,好像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一样。
因为平常就见惯了王马的假哭,最原并没有表现出太大反应。这样可能会让王马不爽然后又捉弄自己吧。但现在最原最担心的并不是这个问题。
[要是甲板上的人因为王马的哭声而被吸引过来,然后看到我和王马现在的样子……]最原满脸黑线,心中欲哭无泪。
“嗯?”从刚才就感觉到的,和最原预想中所不同的感觉。那是隔着衣服布料也能感觉到的,王马的冰冷身体的冰冷触感。
“是不是更冷了?”最原努力想让自己的语气能够更随意一点,“王马君的身体也很冷呢。”
“!”王马眼中闪过一丝惊异,但很快又收回去了。他咧嘴一笑,但最原没有从他的脸上感受到任何笑意。
“啊啦拉,小最原还真是没有情调呢~”王马松开刚才一直束缚着最原的双手,转过身让身体倾斜到能和对方鼻尖相碰的程度。
“我可是为了我最喜欢的小最原才这样做的哦?”
在目睹了眼前的人又一次被自己染红到耳根的过程,王马的笑容似乎真切了几分。
最原并不是很习惯现在这种姿势。他微微侧头,但王马也跟着他的方向偏头,像是在故意挑逗自己一样。“嘁,小最原还真是无聊呢~”也许是真的对最原不满,也可能是察觉到最原的不满。王马故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起身将手枕在脑后,接着起身去眺望灯塔。
最原看着眼前的白色背影,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他轻轻叹口气道:“那是在骗人的吧?”然后抚平衣服上的褶皱,起身顺着梯绳离开了瞭望台。

“……才不是在骗人呢。”

不知道过了多久,王马小吉轻声回答道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我来挖新坑啦!【被打】好吧其实是时间不够所以只能赶到这里了。
写到半路忽然发现了新大陆【wei】天最真好吃啊……【weiwei】
文笔烂的想撞墙真的对不起!全程基本人物描写太要命了,我要努力锻炼一下文笔了,大概。
下篇会更的,大概【望天】
然后在这里感谢各位的收看【bu】,我会更的,大概【所以为什么都是大概啊】

评论
热度(8)
©鸽子镇纸 | Powered by LOFTER